Menu

News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新闻1+1》上海,“最严交规”能管好啥? ——我系陈小鸿教授接受白岩松采访实录
  发表时间:2017-03-29 
      史上最严厉”交通大整治实施一年,为什么交警一天还是会处置2万多起机动车违章?继“史上最严厉”的交通整治,上海又实施最严格《交通管理条例》。人口2500、 机动车400万,一个特大城市如何培养规则意识?

      2017年3月28日,《新闻1+1》今日关注:上海,“最严交规”能管好啥?我系陈小鸿教授接受了白岩松的直播连线专访,访谈文字实录如下。

微信图片_20170705115227

白岩松:陈教授您好,我知道您开车,这两天施行了史上最严格的交规,您自己适应吗?您改变了一些什么?
陈小鸿:我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觉,因为就像您刚才提到的史上最严交规已经实施了超过一年了,当然也有些新的,譬如说后排的保险带等等。

白岩松:我听出来了,您这平静的语气后面是平常如果要遵守交通规则的话,不会怕这个史上最严格的交规,您怎么看待上海出台的这个史上最严格的交规?
陈小鸿:第一,除了最严交规,还应该是一个最全面、最系统的交通管理条例,所涉及的不仅仅是车辆驾驶人的通行规则,实际上还有道路交通通行的长治久安相关的一些规划设施等等一系列的内容。
第二,这个条例也是针对超大城市的特点,给予明确赋权的一个条例。包括大量车辆出现以后对车牌的管理、对通行的管理,还有警务人员参与执法的一些规定;同时,也是协同治理的要求。因为,实际上这样一个道路交通管理条例不仅仅是对交警部门提出了要求,还对交通相关的其他部门甚至企事业单位在交通安全、交通秩序教育上面提出了要求,而且是对整个交通管理提出了更加清晰、更加严格的要求,比如对于车道、对于违章处置时间的方面,所以这个条例既是最严的,也是比较全面的。

白岩松:涉及的车辆不仅有汽车,还包括自行车、共享营运车;涉及人群包括驾驶人、乘车人、行人、交通行政管理部门等等。您觉得他会给这个城市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陈小鸿:系统、长期的改变。最严交规治的不仅是目前在道路上的驾驶者和车辆的行为,还想要建立一个更加完整的架构,包含对我们所有人的规范、教育、遵守秩序的意识、处罚的规则性和依据性等等,是一个系统的规则。

白岩松:也就是要建立一个和我们快速进入汽车时代相匹配的这种规则环境?
陈小鸿:是的。

白岩松:在上海开始实施的,您觉得是否不太长的时间内也推广到类似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等很多大城市?
陈小鸿:我觉得是需要的,也是应该的。因为在我们既有的道路交通管理当中,的确存在不少的空白。就像您刚才所提到的,在世界上,我们是机动化、城市化最迅速的一个国家,包括许多的城市。原来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等虽然非常明确,但对于诸如助动车等问题还没有一些很好的规定,所以每一个城市根据自己的情况建立这样的一套规则、规范,对这个城市的长效运行管理,对老百姓的出行安全,我想都是必须的。

白岩松: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去年开始上海就开展了最严厉的交通整治,现在又出台了最严交规,所以对于上海的交警和辅警来说,工作压力是巨大的,我们的警力够吗?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弥补警力的不足?
陈小鸿:就目前在初期,尤其是要通过执法来建立大家的规则规范,的确是对现场执法人员的压力是非常大的。我们不能完全依赖这样一个人海战术,当然除了我们讲的警务辅助人员之外,在这个条例里面特别强调要用信息化的手段有效的管理好道路交通的运行秩序。

返回

© 2017 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上海曹安公路4800号通达馆,邮编:201804

电话:+ 86-21-69589487

传真:+ 86-21-69583712